夏斌:转型的希望与信心

作者:admin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5-05-26 00:00:00 点击:

近日,在上海召开的第五届华侨银行(中国)春天论坛上,国务院参事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、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席夏斌发表了演讲。 以下为夏斌主席的演讲实录: 各位来宾大家好,大家都关心中国的经济,当前中国经济也是有各种各样的关联,唱多的也有,唱空的也有,到底怎么看中国的经济?张院长和邵宇先生有不同的角度谈谈自己的研究心得的阐述。我演讲的题目是中国经济:转型的希望与信心,可能更多的在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,以及进一步的措施,我是想重点谈一下希望,谈信心。 将有四个问题谈一下,第一个问题怎么看待中国经济,应对人口快速老龄化的挑战,这些都是巨大的挑战,但是未来更为平衡,更具有包容性,更持续经济增长的潜力也很巨大。当然在座的能理解,我既然愿意用这些观点,也是同意他的观点,看到中国经济过去的成绩,也是看到中国经济以前存在的问题,展望未来同样是信心十足。他说潜力也是很大的,更为平衡,包容性,更为持续的潜力也是很大,这是我引用的英国每日电讯报上面发表的文章。 下面我想谈三个问题,第一个转型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。在座的包括对中国经济关心了解的人,都知道前十年中国经济快速发展,过去的34年或者35年中国经济创造了人类经济史上的奇迹,13亿人口连续30多年年均9.8%,快10%的增长,这个就是人类经济史上的奇迹。这个不是我们说的,这个是海外学者说的,这个是没有过的,当然,我们也看到了特别是过去的十年在中国经济两位数高速增长的同时,我们也是面临了一些问题,问题很多,不用我说在座的各位都可以从各个视角谈出各种问题。 那么就当前经济来说,比较集中的经济现象我把它归纳为一个就是产能过盛,我记得在讲雾霾的时候都讲到,生产一吨钢才赚一瓶矿泉水的价格,我想说的就是矿泉水还不是高档的矿泉水。 第二个就是地方债务,有专家从不同的角度算出不同的地方债务的压力,在座的也知道,中央政府对地方债务的审计也到各届政府进行了严格的审批,到底现在是多少,到底有多少国有债务,到底多少的杠杆率,最近的一次报财政部进行核查之后,财政部调查之后予以公布,就是中国的地方债务像前几年这样的高发展率不能延续下去。有些不讲偿债的能力,这种现象不允许出现了,这个不是我今天要讲的,就是讲这个问题。 再一个就是突出政府的债务问题,主要是地方政府的债务,一个就是产能过盛,一个就是销售收入下降,利率下降,涉及到银行贷款偿还的压力等等。第二个就是地方债务,绝大多数都是从银行借来的钱,贴息借来的钱。第三个问题就是前一阵子局部地区出现的房地产泡沫,这个问题非常严重,目前为止我们三、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压力很大,这三个问题集中到最后是一个什么问题?房地产泡沫也是借银行的钱,这三个问题实体经济所反映的问题集中到一点,就是虚拟经济,或者银行体系的不良债务问题,有多大?有多大的压力,中国经济现在这个压力之下能否可以持续?这个就是当前中国决策者必须认真对待,研究的。 当然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谈中国经济的问题,GDP的总量,投资销售的比例,中央提出加快经济转型模式发展中间,扩大内需,特别是扩大消费,过去以出口投资为主导的这样一个发展模式,高投资,高出口的发展模式,在全球经济格局之下和经济形势发生变化环境之下,不可再持续了。当然在这个问题之上,投资问题之上,我相信等一会儿张院长会提出不同的观点。 那么,从经济总量的角度,结构的角度看我们的结构问题很多,我将会谈到,但是我们重点列出了投资出口消费,这个比例的严重失调,特别从美国危机之后,这个问题看的更加清楚了,那么中国存在的这些问题,或者不可持续的问题,从原因来讲,是什么原因造成的?我自己这一辈子可以说30多年以来,也都在参与,观察中国的改革,这些过程当中,我感觉到我们用官方文件语言讲,中国的改革到了深层次的问题。什么深层次的问题?怎么理解?起码中国经济的问题和矛盾是错综复杂的,不是解决某一个单一的问题和矛盾,中国经济就能保持可持续健康的发展,不是的。 用上海话来说就是一筐螃蟹,螃蟹的爪子互相勾在一起,一个螃蟹不放,一串螃蟹都不能出来,各个矛盾错综复杂,分别而言,有这么几个问题,或者换言之,就是各届政府开始大搞减政放权,国务院下令要把1700个行政审批项目取消或者下放,三分之一提前完成,大家也是看到了,总理来回在全国各地走,来回开常务会议,决定这个取消,决定这个下放等等,前天在北京还看到一个报纸的标题讲了总理在会议上讲的问题,怎么证明“我妈是我妈”,很多报纸的标题就是说了总理这句话。我们有些非行政审批的上面的手续太多,对老百姓很不方便。我们很多问题是一个减政放权的问题,第二个就是收入分配的问题。 第三个就是市场化,炼油气煤价格就是市场化,价格就是要理顺,看到投资效益下降,垄断问题不解决,国企要改革,都是国企的问题。看到前一阵子土地财政,各级政府都在卖地,有的甚至于房地产泡沫,搞房地产,政府里面它的地方政府的收入30%,高的地方50%都是卖地收入,就是土地财政问题。这个什么问题呢?就是地方与中央财权,事权的体制问题,要追求GDP,有钱搞建设,必须要卖地,要卖得高,必须房价高,这样的情况下轮转。 还有我们的消费起不来,农民的消费起不来,收入起不来,这个就是跟土地这个十年在城镇化,国有化过程当中,土地增值涨价的这部分收入绝大多数被地方政府和企业拿了,讲原因我们土地增值收益分配要改革。 所以我想说的表现为国民经济当中的产能过盛,地方债务和房地产泡沫问题,背后的原因就是各项制度的问题,所以,十八大召开之后,全面布局,全面深化改革这样一个工作,制定了200多条改革,方方面面都要改革,这个过程之间,我们也在讨论新常态的问题,我想我们不从字面上理解新常态的话,我们就从刚才现象和事实出发,说明了什么,说明了中国经济在快速增长,中国经济经过30多年的发展,得到了世界的承认,与此同时,中国经济在发展中间也存在一些不可持续的问题,要解决。要解决这些不可持续的问题,是从旧常态到新常态角度来说也好,从全面深化改革要改变一些制度政策也好,这个都是意味着要转型,意味着我们的结构要调整。 这个就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我讲转型,调整是中国经济当前要持续发展的必然,是一个逻辑的必然。那么下面我就想第三个问题,这个转型发展中间经过了这一年多的改革,经济速度在下行,有一些企业的问题和矛盾也暴露出来,困难很大,地方财政收入也在减少,好像更多的是负面的东西。今天我想从正面来讲,就是说我们在这样一个经济速度下降中间,在强调结构转型当中,我们出现了好苗子没有? 我想讲的就是希望,我们出现了结构上的一些好迹象,我用事实和数据来讲,我是从十个方面来讲,从结构角度,结构维度谈十个结构来谈中国经济出现的好势头。当然这个就是从事实出发,可能用不着讲结构与结构是一个什么样的因果逻辑关系,我就是罗列事实,我们来看,当前经济很困难,总理说经济下行压力很大,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强调改革,强调创业,我们强调防风险,我们出击了,我想说的就是出现了好的效果,一系列的好苗子。 第一就是产业结构,2014年我们老说产业结构不合理,我们已经看到了2013年第三产业同比增长7.3,2014年第三产业同比增长又高了,8.1。到了今年2015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8.0,高于2014年第一季度6.4的增长,这是一个好苗子,就是一产,二产,三产等等,这个结构在慢慢地改善。当然这个结构改善,二产搞了服务多了,下面就要讲就业,吸纳劳动力也是好事。第三产业对GDP的贡献,2014年达到了51.7%,2015年第一季度进一步上升,上升到了56.8%。 第二个就是讲需求结构,现在速度下来了,这个问题改善了吗?2014年最终消费与GDP的贡献比达到51.2%,比2013年高了1.2%,这是两个图表。第三个的就是需求结构,消费在增长,出口在减少。 第三个就是工业的内部结构,传统的制造业发展缓慢,钢铁,水泥,玻璃等等,但是高科技行业的增长速度比工业增加值快四个百分点,装备制造业比工业制造业高2.2%,互联网的速度增长更快,还是要从高科技行业,装备制造行业在工业结构当中占很大分量的行业来看,代表了我们的先进生产力。 第四个讲利润结构,在经济速度下行,整个工业利润不是太妙的情况下,我们看到2015年第一季度工业利润增长速度是同比负增长,而装备制造业的增长速度是4.2%,其中计算机等通讯设备制造业的增长速度高达48.4%。 第五个就是看投资结构,民间投资远远快于政策投资,国有企业的投资速度达到12.3%,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为22.9%,民间投资的增长速度达到13.7%,占全部投资比重达到65%。国退民进,就是在投资领域已经慢慢体现了。 第六个收入分配结构,去年一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民意增长10.1%,实际增长8%,扣掉两个点的物价上涨,仍然跑赢了中国GDP的增长速度,投资者在2012年之前这个问题很严重,就是老百姓的收入增长慢于GDP的增长,现在这两年开始慢慢跑赢GDP的增长,广场大了,楼高了,跟我口袋里面的钱有关系吗?就是我的口袋里面的钱不多,怎么让老百姓富裕起来?从去年的数据来看,也很可惜,老百姓的可支配收入的增长幅度大于GDP的增长幅度,而且在中国经济发展中间,消费起不来,我们的主体是农民。当然大批农民工进城,这些农民工实际上也没有享受到城市居民的待遇,本质上还是务工,就是拿了一些现金收入。从他们的思路来看,也就是中国讲收入分配,讲增长方式的改变,要提高居民的消费,特别是要提高农民的消费,缩小城乡差距,这个方面去年的思路也很好。其中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9.2%,而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增长6.8%,就农村居民的收入快于城镇居民的收入,这个也是我们所希望出现的现象,也出现了。 第七个单位GDP能耗,一个就是资源节约,一个生态环境,从这些角度来看我们要降低单位GDP的能耗,数据显示,去年2014年单位GDP能耗下降4.8%,今年第一季度又下降了5.6%,当然了,讲这个问题的同时,也有人说是因为经济速度在下行。我想说的就是我们前十年在两位数增长的同时我们是什么状况,相比现在我们进步了没有?我们仍然看到了希望,动作也是很大,特别是华北地区的雾霾问题,媒体和报纸上也是看到了政策在采取各种各样的措施,降低能耗,改善环境。 第八个就是讲就业,2014年GDP增长7.4%,城镇就业人数1322万,在座的和很多关心中国经济的人都知道,我们原来知道保八,就是为了保就业,保1000万,现在我们速度下来了,我们7.4%,我们就业1322万,当然我们的压力很大,压力大是结构问题,不是农民工的问题,更多的是大学生毕业的问题。怎么解决这个问题?从总量角度来说,我们就业问题的压力在速度下行,加快转型,咬紧牙关,加快调整和转型的过程当中,我们的就业形式还可以。 2015年第一季度就业增长7.5%,上面写了171万,我看到有的报纸上也有一个数字,就是300多万,全年来看,鼓励创业,鼓励科技创新,在这个过程当中,就业的压力以全年来看还是能够完成。 第九个从CPI,关心老百姓生活水平的物价来看,2014年全年CPI同比增长2.0%,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,促进结构调整的过程中间,物价没有上涨,美国实行量化的宽松货币政策,什么时候加息,什么减息,一边盯着物价,涉及到老百姓的物价涨了还是跌了,我们在进行稳健的货币政策的同时,我们的物价没有涨起来,2015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也是才1.2%。 第十这个不是结构,你说结构也好,不是结构也好,放在这里讲的是在经济减速过程当中,未发生系统性风险,我们是搞经济金融的,是搞宏观经济金融的,我们明白在速度下滑的过程中间,面对过去发放的120多万亿的货币,分布在方方面面,当速度下来之后,货币的供应相应的也会减速,在减速的过程中间,原来有的项目,有的企业第一笔贷款到期了,要发放第二批贷款,货币总量下行,第二批发放不了,就会发生破产,企业倒闭。我是讲单位项目和企业,对整个中国来说,成千上万的千千万万的项目,用120万亿的货币来铺垫着,运转着,货币稍微有所下降,增长速度有所调整,GDP就会发生增长。但是我们在取得这些成绩,经济速度在下行的同时,结构发生调整的同时,中国没有发生我们所担心的系统性风险,所以这是希望。说明中国政府在这方面是非常小心,在政策推进上非常小心和谨慎的。 这是我讲的第三个问题,就是说中国经济结构的问题,看到了希望,逐步下行,结构调整看到了希望。 第四个问题看未来,我想说对中国经济要有信心,我也是根据自己的理解谈几点,第一关于中长期增长的潜力问题。这方面讨论很多,我相信后面两位演讲者也会提到,在这个问题上面,我坚持几年前我写的中国经营战略2020的判断,我说中国当前转型的问题不少,中长期没有问题,为什么?我说的一个经济增长,讲要素和劳动力,人力资本,讲资金的资本,全要素问题,生产劳动力提高,科技创新等等,从这个方面来讲,我们是高投入,一个国家经济增长要钱,中国是一个高储蓄率的国家,这一点我就不用去认证了,也不用讲了,大家都承认。不像美国,美国的居民是借钱来消费,整个国家也是借钱来消费,通过金融刺激泡沫,达到最后的目的,最后撑不下去,泡沫破裂了,发生了危机。中国目前居民的负债率不高的,中国是一个高储蓄率国家。 第二个就是从供给角度来说,中国的人口优势,我们不要忘记,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,在经济发展,经济深化,技术提升的过程当中,中国锻炼了一大批产业大军,它的技术含量是高的,数字是高的。人口的优势,13亿人口,人口的优势又是一个大市场,要吃要喝要住,而且在迈入中等收入比例。 这个过程当中为什么世界大企业,500强的企业,跨国企业纷纷看准中国,不光光是一个人口基数大,收入提高,消费也是很大,我们现在反腐败,海外的奢侈品市场就是萎缩了,这个就是反面例子。就是说我们人口优势,同时也是大市场。 第三个就是城乡差距,我们在这个地方再往北走走到陆家嘴,这个不是中国的全部,这是上海,相对于浦西和浦东,我们走遍全国各地,我们的中西部,我们的西北部,包括北京的周边地区,发展的空间都是很大很大,就是说我们又有钱,我们又有人,有没有需求?有需求,地铁,公路,地下管道这些方面的建设还需要大量的投资,这个对于城乡差距,意味着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。 第四个全球化趋势,我说尽管美国危机的全球化趋势中间,全球化呼声当中出现了一些噪音,只要世界大国政府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动荡和变革,全球化的趋势不会中断就是说什么叫全球政治格局?美国是一个大国,它要维持全球化的机制,它要维持世界经济,政府的稳定秩序,因此全球化的趋势仍然会延续下去。只要全球化趋势延续下去,就给中国经济的崛起提供了长期的挑战和基础,或者说空间。这是我想讲的中国中长期增长潜力的四个因素。 我们从4、5年之前的十年,保持两位数的增长,现在调整到现在的一半,这样的调整既是中国经济发展内在逻辑的必然,等一会儿两位嘉宾会讲很多,为什么高增长?现在为什么慢慢必然下来?包括中国内在发展逻辑的必然,我在这里讲又是主动调控的结果,中国政府按照经济规律办事,看到了世界与中国经济发展的趋势,不能再硬维持两位数的增长,所以现在的经济下行是我们主动调控的结果,是经济发展内在逻辑的结果,这个就是讲的第二点。 第三点,即使中国经济下行到了6.5%到7%,我说仍然是绝对的高增长,什么意思?印度的速度已经比我们高了,它的经济总量是我们的四分之一,我们要跟全世界大国经济相比,美国,日本,中国,欧盟,德国,这个都是大的经济体,我们能够增长7%,6.5%,有的报纸这样的评论就是中等国家的增长,这是一个国家全面的经济,我们的增长分母太大,绝对的高增长,从绝对高增长来讲,美国再好就是2.5%,第一季度出来的数据非常不乐观。日本,欧盟,欧元区都是差不多,都是在1%左右,我们这个数字不低的,这是我们增长速度的目标要理解,下行是必然的,下行是可以的。 第四点我们如果能够保持6.5—7%的中高速增长,逐步解决自身的问题提出了进一步的财政支持,前一段的发展积累了一些问题,企业也是有问题,但是我们还能够这样高的增长,相对高增长就是拥有相对的收入,就意味着财政收入在增长,就像家里过日子一样,你是欠了一点钱,炒股票输了一点钱,与此同时,你还有进账的收入,你有办法消化这些收入弥补生活指数的下降,我从这个意义上讲,中国只要保持中高速的增长,为中国解决自身的问题提供了信心。 这是我想说的关于速度的问题,我们要有信心,从长期来看,没有问题,从短期来看,有压力,与此同时,我们也有手段。关于速度问题讲的第二点就是银行体系的资本实力是雄厚的,98年亚洲危机之后,当时香港的某一个报纸报导我们中国四大银行已经破产了,我那个时候在中国银行总行工作,到底对吗?对的,我们的不良贷款已经超过了银行的自身资本金,但是整个社会银行的信用还是可以,老百姓也是愿意把钱放到银行,中央政府也是加快四大银行改革,充实资本金,现在大家看到最大的银行,世界最赚钱的银行ICBC,中国工商银行。当然还有建设银行,农业银行,都是站在世界银行的前列。 我们之间讨论问题的时候,也是结合中国的特点,更多的参照问题,要居安思危,就前面讲的,中国经济要转型,什么问题?产能过盛,房地产泡沫,地方政府发债务,这些问题最后积聚到一起,就是银行体系的安全问题,银行体系不安全,这个社会就要乱。 今天第二点讲的就是大家放心中国银行体系资本实力是雄厚的,2014年银行资本充足率是12.9%,不良贷款率为1.25%,可能有些人不相信,这个速度在下行的话,不良贷款会冒出来,是一个动态的过程,这一点我们也是知道,但是我想说的是2014年12月31日统计出来的不良贷款拨备率全国数据超过230%,什么意思?就是银行产生了不良贷款,出现了坏账,要核销资本金的。不良贷款率统计出来了,另外一边银行产生利率,股东分红等等,花完钱之后拿出一元钱准备冲销坏账,这个就是不良贷款覆盖率我们达到232%,再通俗一点说,我的不良贷款率再涨一倍都没有问题,因为做好了准备了。这是我想讲的对于中国银行体系我们要保持信心,我不了解国外的银行是多少,西方大银行是多少,我印象当中中国银行在四万亿之后做了大量的准备,又有坏账增长。 第三点关于速度的问题,速度下行了,从逻辑上讲,市场逻辑上讲有些企业不行了,不良贷款会增加,严重的话,经济社会会震荡,在这个过程中间,如何防范整个社会的系统性风险?我从大的战略角度来讲,有两块,第一块我们有3.8万亿的外汇储备,这个都是钱,都可以化为做事的手段。我们还有27万亿的国有企业的好资金,净资产,中石化,中石油,ICBC,中国人寿,27万亿的净资产。我们社保有问题,社保资金有窟窿,财政部长也是说了,国有企业的钱都可以化作解决问题的本钱,所以我说在解决中国经济存在的一些问题上,这些都是我们的手段也好,实力储备也好,都是有用的工具。 第四点关于速度问题,改革在加快,过去产生的制度因素得到了复制,典型的就是地方债务,在市场上的人都知道,要规范地方政府,真正的企业城投债,还是一般的用财政收入偿还的债,这些制度慢慢在严肃,长期来看问题也是慢慢在缩减。 第五点就是要有信心,中国政府居安思危,中国政府是看到了我们在高速增长时候积累的问题,当速度下来之后意味着什么?当然,我相信应该是有措施的,中国政府不像美国有一个专家写的一本书,书名就是说这次不一样,中国政府不是认为这一次不一样,美国在次债危机,08年经济危机之前,认为这种景象不一样,不会发生大危机,最后发生了百年一遇的大危机,而且我认为我们一方面中国政府居安思危,另外一方面中国政府拿着在美国危机之后,被美国政府,英国政府,日本政府羡慕不已的就是手上有大量的资产,27万亿的国有资产,心理有准备。 不能盲目乐观,在调控中间非常重要,防范调控问题,非常的微妙,股市问题,当然股市不会调控,因为都很敏感。 第二个我想说的海外人士关心中国,他们更多从海外的角度出发,中国经济制度下来了,是否对世界经济有影响,对世界的贡献没有下降,仍然对世界做出重大的贡献,举例来说,2007年中国的GDP增长14.2%,我们对于世界的贡献率是17%,占世界贸易总额的比例是13.9%,七年过去了,到了去年,2014年中国的GDP增长跌掉了一半,7.4%,对于世界的贡献率是多少?07年是17,去年是27.8,占世界贸易的份额13.9,去年我们达到了贸易额总额的份额20.2,从进出口角度,我们的进口就是人家的出口,形成顺差,形成GDP增长的因素,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,2007年中国的进口增长是20.8%,进口总额是9600多亿,就是不到一万亿,2014年GDP加到4点几,进口额,海外世界对我们的出口是4.3万亿,是2017年的十倍,速度在下行,我们对全世界的进口增长是四倍,说明什么,中国经济在进行调整,速度下行的中间,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越来越提高。 当然背后的逻辑是中国经济在不停地壮大所导致的,这是好事,对中国经济要看到困难,看到问题,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希望,看到信心,这就是我今天的演讲的主题内容,谢谢大家。

© 2010 成都安特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| 蜀ICP备78931000号
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下东大街1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