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思维方式】人生和投资,如何做局?

作者:admin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5-05-26 00:00:00 点击:

一、活下来   活下来,是一切事物发展的基本前提,商业亦如此。   生动的死活概念,可见于围棋。作为变化最复杂的脑力游戏,围棋的基本规则仅有八个字:气尽棋亡,隔手提劫。   所谓气尽棋亡,是指假如一块棋没气了,就会死掉(从这点看,围棋是暗喻人之生死的哲学游戏)。开局时,棋盘开阔,棋子们活得都很敞亮,有的是气。可随着中盘厮杀,短兵相接,气会越来越少。直至外围完全没气。   所以,在围棋对局中,你一方面需要抢地盘,一方面赶在被彻底包围前,于内部做出至少两只眼来。(作为一个心不在焉的围棋爱好者,我在对局时会默念:要有地,要活棋。--提醒自己别只顾过手瘾。)   想起101空降师的名言:伞兵生来就是被包围的。围城、围棋,人生又何尝不是呢?起初一片开阔,觉得人生到处充满可能性,长大后开始四处抢地盘,然后气越来越紧,生活渐渐逼仄,呼气愈发困难,此刻突然发现:kao,还没眼呢!   围棋的“两眼即活”理论,在商业模式上有非常巧妙的映射。我以这“两眼论”为思考模型,探究企业本质,颇有乐趣。芒格常说:“在手里拿着锤子的人看来,什么看上去都像是钉子。”且让我拿此锤乱敲一番。   当初腾讯进军门户,董事会以“前头尸体太多,风险大,且腾讯本身也缺乏人才储备和相关传统”为由反对。马化腾则认为:“腾讯的核心价值是用户,腾讯必须做一个用户黏性超强的平台,把这些用户尽可能黏住,产生相互关联,因此必须上门户”。后终获全票通过。(少不了要提到微信,在下面。)   在我看来,腾讯做门户,其实是做了“即时通讯”外的另一个眼。而二者的核心命脉又是紧密关联的。凭此两只铁眼,腾讯更可于互联网的棋盘上运筹帷幄,厮杀全局。   二、两只眼   待我一一分析传奇企业的“两眼”:   IBM:软件硬件+咨询服务(收购普华永道咨询业务);   星巴克:咖啡连锁+关系资产(客户关系、员工关系、供应商关系、社区关系);   亚马逊:MARKETPLACE平台+云后台(云计算和电子商务基础工程);   Google:两位创始人的技术+首席经济学家设计的收费模式;   Facebook:地球人护照+开放平台;   iPhone:重新定义手机+APP STORE。   城市也可“两眼论”,例如: 拉斯维加斯:奢华酒店+(赌场及娱乐),硅谷:斯坦福+科技创业,北京:权力寻租+总部,铁岭:大城市+赵本山......   国家何尝不是。国家智慧之“两眼论”是: 雅典智慧(自然科学)+耶路撒冷智慧(道德信仰实践),以及西方发达国家的市场经济+教堂。   再说回来,人亦是。   贝克汉姆红这么久,靠的是两道弧线:1、任意球弧线;2、苦心经营的商业轨迹。此谓他的两只眼。   李安的两只眼:家庭的东方传统文化浸淫+美国学院派电影的修炼。   八卦也是,如田朴珺。以其娇憨傻妞的一面接近大佬们,以其勤奋游走的一面交际结网。   三、呼吸间   人为何有两眼? 是为了更加精确地观察这个立体的世界。成年人的双眼约隔6.5厘米,观察物体时,两只眼睛从不同的位置和角度注视着物体,同时在视网膜上成像,合起来就得到立体感觉。该效应叫做“视觉位移”。   我想起一个自然界的问答:为什么蛇的舌头是分叉的?蛇信子以捕获气味颗粒来辨别方向,分叉犹如气味3D,亦是类似原理。   又如,科学家研究,实现机枪最大杀伤力的方法是:两挺构成交叉火力。此谓两只“枪眼”。   从企业竞争力的角度,本文的两眼论更像是“鼻孔”。若只有一个鼻孔,一旦堵住此命危矣。   可以救急的是嘴巴。嘴巴大约相当于企业的现金流。有相当多的公司,仅有一个“鼻孔”,甚至一个都没有,也能借由嘴巴的现金流制造繁荣假象,这类公司,出现问题便无力回天。   再往上,佛教云:生命尽在呼吸间。人生的长度,就是一呼一吸。只有这样认识生命,才是真正体证了生命的精髓。(昨天看到朋友发:人生不在于呼吸,而在于窒息。这大约是死亡模拟式的快感,以逃脱死亡的错觉来对抗不断被收紧气的岁月。)   四、真与假   围棋里,可以做出两个铁打不动的“真眼”。耐对手再高水平,也不能把我有两个真眼的棋吞掉。   棋以外的事物则不然。没什么是永恒的,没有永远的真眼。   如新浪前两年股价大涨,是因微博成为“门户网站”后的第二只眼。该案例也阐述了以下“两眼论”特点:   1、 在形成期,第一只眼经常是第二只眼的基础:新浪作为门户的影响力与资源,推动其微博遥遥领先;   2、 第二只眼,是对第一只眼的超越式创新。微博的2.0属性,令新浪焕然一新,更不消说其隐含的facebook之谋。   可惜,其强大的1.0基因,以及过于急切的盈利举措,令新浪错失微博这一可能的互联网船票,活生生地干回一只眼的局面。   对比而言,腾讯自我革新,不断探寻下一个眼。以自伤其指的勇气,用微信来颠覆强大的QQ(至少颠覆了移动QQ)。某种意义上,新眼的再生,是其基因的一部分。   五、股神眼   继续拿锤子乱砸。   巴菲特的两只眼呢?   他自己的答案是:“我是一个比较好的投资家,因为我同时是一个企业家,我是一个比较好的企业家,因为我同时是一个投资家。”   巴菲特小时候送报纸、捡打飞的高尔夫球贩卖,在理发馆摆弹子球机,都是做企业的经历。   某种意义上,巴菲特是以投资股票的方式来经营企业,倒过来说也对。——“这种经验使我在商业和投资领域都能从容的做出正确决定。”   在其漫长的投资生涯,巴菲特屡次冲向管理第一线,斗公会,抓经营,出任生死关头的所罗门公司的临时CEO,展现了其两只眼的强悍力量。   仅仅如此,不足以将巴菲特推向世界之巅。当上面两只眼合二为一后,他找到了新的一只眼:保险。利用新眼所带来的源源不断的现金流,他的“企业投资家”这只眼找到了新支点,进而撬动了地球。   六、点与杆   由上得出两点:   1、即使有了两只眼,也要不断去发现新眼,来扮演第二只眼的角色,腾讯的例子亦如此;   2、两只眼之间,有时候是“支点”与“杠杆”间的关系。例如360,其免费战略是“支点眼”,其变现手段是“杠杆眼”。   以此逻辑回看新浪微博,其输在两眼混淆,试图用“支点眼”去干杠杆要做的事情,结果平台日微。   再如营收成长迅猛的Youtube+google的搜索,流量与变现完美结合。而UGC方面较类似的优酷,因为少了Google似的杠杆,所以商业模式仍需要考量。比较起来,也许百度+奇艺更有前途。   好的商业模式,几乎都可以拿“两眼理论”来套一套。   至少,一只眼,很难是长久的生意模式。   七、工具箱   总结一下两只眼在创业上的启发与应用。   1、天外飞仙似的一只眼,成功的几率都很小;   2、以某点“资源优势、或者特许权利”为为第一只眼,以“创新、延伸、嫁接”为第二只眼,活下来的可能性会大很多;   3、在天使资金支持下,只有一只眼的公司同样可以得到发展。但其命运要么是卖掉,要么是成长至有了第二只眼;   4、关于是否该杀出去创业,我有“馅饼理论”,同样符合两眼逻辑,你要问自己:a、天上为什么要掉馅饼?b、馅饼为什么会砸到我的头上?很多人对b的答案都是无效的:我的头大,我比较聪明,我勤奋,我长得帅......   nnd马云摸得我为什么摸不得?--用巴菲特的方法算一下,马云们(一将功成万骨枯)其实亏得厉害:用亏损概率乘以可能亏损的数量,再用收益概率乘以可能收益的数量,最后用后者减去前者。这就是我们一直试图做的方法。这个算法并不完美,但事情就这么简单。   5、短暂的快钱、赌博、寻租式的交易,不适合以上原则。细究当然可能也符合两眼轮,就不去万金油般套用了。   八、这一生   比尔·盖茨本来是一个不用100年就会被遗忘的家伙,当他攀至财富的顶峰时,很漂亮地水平飞翔到慈善领域。他将自己的“钞票、商人的精明、软件工程师的系统思维”三位一体地嫁接至全新领域,也让自己进入了“再活500年圆桌俱乐部”。   他找到了人生的第二个眼。--假如不干点儿别的什么,首富也很容易被忘掉的。卡耐基很早就意识到这一点。   再如索罗斯,他一心想营造自己“哲学家”的人生第二眼。   为什么美国会连续出现facebook的扎克伯格、google的佩奇、苹果的Jobs、微软的盖茨等黑客式的创业者?因为社会为他们提供了“创业”之外的“第二只眼”,输了大不了回去接着读书。   中国的权势阶层,有多少着眼于打造社会的“第二只眼”?   一只眼的人生是苦逼的。   你当下的两只眼是什么?   你人生的下一只眼,又在何方?

© 2010 成都安特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| 蜀ICP备78931000号
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下东大街18号